被多次拒诊,最终医生在​砰砰​跳的心脏上动刀,给了她第二次生命

50岁的张女士,常年患有高血压病。愈来愈严重的瓣膜病和心肌病,最终导致了她的心功能极差。不巧的是,在最近的一次检查中发现,她的一根心脏血管又发生了问题。本就几近衰竭的心脏,由于加重的供血不全,已经让她无法行动了。

然而,她不愿意放弃。在丈夫的陪同下,她来到了医院。但是,结果让她非常失望。医生告诉她,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再动手术了。如果强行动手术,这颗已经严重受损的心脏可能无法承受手术带来的打击。其中的关键环节——复跳,可能永远无法实现。

带着失落的心情,她又去了第二家医院、第三家医院……。结果,无一例外地劝她回家注意养着。

就在她走投无路之际,她决定再次找到当地一家心脏外科很有实力的医院。

面对这个极度渴望活下去的生命,医院展开了大讨论。多个科室专家都表示,这样的手术风险太大了,不值得冒险。一旦出问题,人家就会说你把关不严。救人不成,还惹一身麻烦。另外,客观问题也是要面对的。这样的心脏,即便手术很成功了,但术中平稳、脏器保护以及复跳后的心功能都会层层考验整个团队。

至此,目光聚焦到麻醉科上。看到大家都看自己,麻醉科主任说:这是一台高风险的手术,不是哪一个科室自己的事,必须配合起来。只有配合完美,才能争取到理论上的结果。目前评估心功能很差,恐怕耐受不了大的手术打击以及长时间手术等情况。因此,手术方案是首要优化的。如果能在不停跳心脏的情况下实施手术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这样一来,不仅可以大大节省因为建立体外循环的时间,也会降低复跳当中的一系列问题。另外,体外循环的低体温以及复温对心肌耗氧都是一个考验。

听到麻醉科松口,心外科主任顿时来了信心说道:可以啊,不停跳也是可以完成的,这个手术不是必须要停跳的。如果能给麻醉,我们可以一次性解决搭桥和换瓣膜的操作。手术后,心功能将得到极大的改善。

目标是美好的,但所有人都知道前方的困难有多少。

病人诚恳的求医,兄弟科室的殷切,让麻醉科主任决定完成这一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为了保障张女士的麻醉安全,麻醉诱导前充分准备了心血管活性药物;同时,也进行了必要的动静脉穿刺,以防止循环监测的延迟。麻醉药的选择上,也刻意选择了对心血管影响轻微的药物。诱导过程也十分小心翼翼:麻醉科主任亲自推药。推一点麻醉药,就推一点血管活性药物。全过程,都在紧盯着监护仪上的各种数据。

为了避免麻醉以及手术本身对张女士心脏的影响,术中采用了浅低温控制手段以及深麻醉的维持。同时,也非常精心地用着血管活性药物调控循环指标。

在置换主动脉瓣膜时,心外科医生的手眼与麻醉科的手眼完美合一:为了维持整个心脏的继续供血,麻醉科顶住心率和心脏前负荷;心外科则加速操作,力争在冠脉逆行灌注的情况下迅速结束战斗。

当心外科缝完心脏上的最后一针时,所有人紧绷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。尽管后面还有呼吸和循环维持等难点要突破,但重要的地方已经过去了,剩下的已不再能引起大家的波澜。

术后一周,张女士已经能下地行走了。见人就感叹:是这些人给了她第二次生命!

【知识点】置换主动脉瓣膜时,要保持冠脉持续血持心跳,冠脉顺行血流灌注,需经右心冠状窦口逆行连续供血维持心跳,能较好地保护心肌。该方法,称为“逆行灌注压的管理”。

来源:麻醉MedicalGroup